代表委員談醫美行業亂象:年輕人不要盲目追求“網紅臉”_304醫院

發布時間:2019-06-24 16:42  點擊次數:83  來源:中山醫院

  代表委員談醫美行業亂象:年輕人不要盲目追求“網紅臉”

  正在召開的全國兩會上,醫藥衛生領域的代表、委員關注到了當前一個現象——不少年輕人喜歡給自己的臉做一些“微調”。而據介紹,這種“微調”風險不小。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醫學科學院整形外科醫院研究中心主任肖苒帶來了一份《關于建立整形外科專科醫師規范化培訓的提案》,其中提出,由于我國醫療美容行業(以下簡稱“醫美行業”)對整形外科醫生的需求大增,包括普外、骨科、燒傷、眼科、口腔科、婦產科、皮膚科等專業在內的很多醫師轉行學習整形外科,“通過短期培訓上崗,沒有經過嚴格的專科培訓,導致從業人員技能水平參差不齊。不規范的技術操作極易產生醫療事故。”

  這已經不是肖苒第一次針對醫美行業問題提交提案了,2017年,她就向全國政協提交過一份《關于加強醫療美容行業管理的提案》。那份提案當時指出了包括非醫療美容場所開展醫療美容治療、非正規培訓的非專業醫師從業、使用不合格的醫療美容產品等醫美市場存在的普遍問題。  

  一邊是市場并不規范,另一邊卻是高速增長的需求。而醫美的用戶,又大多是90后年輕人。此前,第一財經數據中心發布的《2018中國互聯網消費生態大數據報告》顯示,醫美用戶中59%的人群為90后,22%為80后,另有14%的00后準備“接盤”。90后女性用戶希望通過醫美手段讓眼睛更大、鼻子更高、皮膚更加光滑水嫩;而男性用戶更喜歡濃密的毛發和去皺。此外,醫美用戶中14%是90后男性。女生喜歡微創雙眼皮、玻尿酸填充、隆鼻、吸脂、瘦臉針等,男生偏愛肉毒素除皺、植發、隆鼻等。

  肖苒告訴記者,2017年3月她的提案得到了當時的國家衛計委、公安部、海關總署、食藥監局等7個部門的共同回復。這些部委在2017年5月聯合開展了嚴厲打擊非法醫療美容專項行動。打擊的內容包括無證行醫、非法制售藥品醫療器械、整治違規醫療美容培訓、查處違法廣告和互聯網不實信息等內容。

  今年兩會,肖苒繼續深化自己的提案,重點就整形外科專科醫師規范化培訓提出建議。她說,目前大部分民營醫院和部分非教學公立醫院的整形外科醫生通過參加“各種會議和培訓班學習交流”的方式學習整形外科技術,這樣做很不規范。雖然這些醫生具備執業醫師資質,但他們卻未必掌握專業的整形外科技術。

  肖苒介紹,在有的國家,要成為整形外科醫生,必須在3~5年大外科培訓基礎上再接受3年的整形外科專科培訓,之后參加行業協會組織的專科醫生考試,成績合格才可以獲得“整形外科執照”。

  因此,她建議我國盡快建立整形外科專科培訓制度,加強整形外科專科培訓基地建設,此后,再逐步取締非專科醫師的不規范從業。

  全國人大代表、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九人民醫院副院長劉艷也注意到了相關問題。今年年初,貴州一名19歲女大學生在貴陽一家民營醫院進行“簡單的”隆鼻手術后死亡,這一事件令人痛心。

  “現在想整形的年輕人很多,很多人沒做好心理準備和相關知識儲備,覺得沒啥風險,其實即使是打一針肉毒素,都是有風險的。比如使用的器械是否安全、產品本身是否正規等。”劉艷所在醫院的整形外科每年要接待數以萬計的“求美者”,但她告訴記者,醫生會客觀評價一個人的容貌,并給出中肯建議,“有的姑娘明明已經很漂亮了,不需要再冒風險動了。”

  劉艷告訴記者,醫院整形外科主要是為那些面部毀容、確實造成生活困難的人群提供醫治,“但也常常會遇到那些在別的地方整壞了的年輕人。”她提醒那些年輕的“求美者”,不要盲目追求“網紅臉”,而應更多關注身體健康。

  肖苒也提醒“求美者”,在決定整容或者微整前,先理性審視自己的訴求是否合理、是否必須。一旦決定要做,就要先通過各種途徑了解這件事的“風險”,并且評估自己是否能承受失敗。“可以在網上搜索,可以找做過的人聊天,也可以到正規醫院找醫生咨詢。”她說,“正規醫院”是一個要素,“正規醫院的醫生會明確告訴你有哪些風險,不會一味地鼓動你求美。”

上一篇:醫美消費貸圍獵 大學生眼中的消費貸款變遷_北京婦產醫院 下一篇:“賽諾秀杯”光電美容操作技能大賽掀醫美熱潮_西安兒童醫院
精准两波中特